券商股票质押沉浮录:激进者“掉队”龙头复苏

浏览数:4053  
2019-11-13 13:57:31
一些券商在股票质押战场上的主动收缩与风险项目的增多不无关联。与此同时,个别券商也在开展金额更大的股票质押项目。对于此次借款,申通快递表示其用途为偿还前期股票质押借款和经营性借款、项目投资等。华融证券也

一些证券公司在股票质押战场上的主动收缩与风险项目的增加不无关系。

在过去的一年里,a股质押风险的暴露在证券交易商的商业圈里逐渐发生了变化。

一方面,一些领先的证券公司仍在稳步推进股票质押业务,一些单项大额融资项目又开始出现。与此同时,该行业也在关注将股票质押融资需求转化为可交换债券等标准化工具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股票质押市场中一些更激进的证券交易商现在倾向于保守。通过风数据和行业交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这类证券公司在股票质押战场上的积极萎缩与近年来风险项目的增加不无关系。

领先证券交易商的业务恢复

经历了近一年的股票质押危机后,一些领先证券公司的股票质押业务分布正在悄然兴起。

以领先的证券公司中信证券为例。风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其质押股份的参考市值分别为2541.82亿元、20136.6亿元和582.05亿元,位居行业第二、第二和第五。

2019年前9个月,中信证券以901.59亿元的质押股份参考市值位列行业第一,比排名第二的华泰证券高出185.18亿元。

尽管规模庞大,中信证券在173笔交易中仅排名第四,这与年初率先为招商集团推出单笔可交换债务项目有关,参考市值为239.59亿元。扣除此项后,中信证券9月份的股票质押额为662亿元,落后于华泰证券。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将融资项目需求转化为可交换债券确实是股票质押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一。

“可交换债券具有各种条款组合的定制设计特征,如股票交易价格、上下修改条款等。一方面,它们可以满足股票质押融资者的需求,另一方面,它们更有能力防范和化解风险。”北京一家证券公司的信贷融资业务人员表示。

这位人士举例说,“在股票质押业务中,根据规定,当金融家的市值不足时,他需要平仓或被迫平仓。然而,可交换债券本身具有二级市场交易能力,也有相应的上限和下限修复限制。他们可以通过设计预先保护债券持有人的权益。即使风险暴露,也可以通过股票交易进行转移,从而避免强制清算对市场的二次影响。”

与此同时,个别证券公司也在开展更大规模的股票质押项目。例如,前三季度行业排名第二的华泰证券,其股票质押参考市值为716.41亿元,其中华泰证券资产管理提供了大部分业务,占比近81.30%。

《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发现,华泰资产管理承诺的单个项目的参考市场价值相对较大。例如,今年4月9日、7月3日和7月12日,华泰资产管理公司先后为申通快递股东提供了参考市值为198.85亿元的股票质押业务。对于这笔贷款,申通快递表示,其目的是偿还股票质押贷款、经营贷款、项目投资等。

然而,数据显示,此次质押操作似乎也面临潜在风险。据wind数据显示,申通快递股东承诺的最大份额,一度高达124.63亿元的参考市值,现已降至106.87亿元,较承诺日下降14.25%。

“单只质押股票市值超过120亿,融资规模至少应达到几十亿。尽管这位金融家是一家大型企业,但他仍应警惕可能出现的流动性问题。如果股价进一步下跌,接近警戒线,证券公司可能会要求更换。”一位接近华泰证券的人士表示,“当然,这项业务是由资本管理的,所以投资者不是华泰证券,阿里也是融资者的股东,所以风险相对有限。”

掉队者样本

业内人士表示,尽管自去年以来出现了许多股权质押雷区,但由于a股估值水平相对较低,增量股权质押业务仍有一定的价值。

然而,自三年前股票质押业务处于全盛时期以来,许多名列前茅的证券公司已经退出市场。来自《21世纪经济导报》记者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年的十大证券交易商中,分别排名第六、第七、第九和第十的长江证券、中泰证券、兴业证券和华融证券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已经退出前十名。

其中,长江证券和中泰证券分别下滑至14家和27家,华融证券下滑至60家。三家证券公司同期质押新增股份参考市值分别为107.7亿元、67.97亿元和10.11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这些证券公司自愿签订股票质押业务,这与以往业务中出现的风险不无关系。

以长江证券为例,据wind统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如果按60%的质押率和130%的清算线计算,2016年以来已经开展但尚未公布的137个股票质押项目中,有多达40个被怀疑已经触及清算线。其中,凯泽旅游、国创高科技、安吉食品、聚氟、光启科技、恒丰信息等众多股票质押品的市值。参与质押的企业比质押日下降了50%以上。

据记者统计,长江证券被怀疑触及收盘价的40只股票的总市值从开盘之日起蒸发高达42.02亿元。如果质押率按60%计算,本金将达到25.21亿元,而长江证券2016年以来年报中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总额仅为4.76亿元。

“一些项目由公司自有资金出资,但自去年以来,股票质押业务的风险一直存在压力,因此开展增量业务将更加审慎。”一位熟悉长江证券的人士解释道。

巧合的是,据wind数据显示,在中泰证券自2016年以来质押的173只已发行和未到期的股票中,多达87只涉嫌平仓,另有17只在质押后损失了超过一半的市值,涉及多家a股公司,如简瑞沃能、华昌达、习水股份、华谊嘉欣和怡化健康。

据记者统计,上述87家由中泰证券质押、涉嫌平仓的公司市值共下降79.36亿元。

华融证券也有同样的尴尬。风统计显示,该公司多达67只股票涉嫌平仓,相应质押股票的总市值下降了157.49亿元。

然而,今年的股票质押业务并非没有风险。以银河证券为例。在今年迄今为止推出的111个股票质押项目中,至少有10个被显示为可疑清算。其中,道指科技是市值比质押日下降39.16%的股票。

(编辑:赵金波)

幸运28购买 极速飞艇下注 吉林11选5投注 快三 上海快三投注

Copyright 2018-2019 feldphoto.com 平定望乡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